中文 | English | 深圳市艾科光学技术有限公司 Email:info@accuteoptical.com | Tel:86 755 82670272       | IR Filter | IR Bandpass Filters | OLPF Filter | NDF Filter
Accute Optical Technology,www.accuteoptical.com

拜尔和上帝的对话(一)

发布日期: 2016-01-08  所属分类: 摄影艺术   浏览:1,346

2012年末,一位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老人,进入了天堂,他的名字叫布莱斯•拜尔(Bryce Bayer)。拜尔在天堂遇见了上帝。

上帝:拜尔,你这个骗子!看看你在下面做的好事,现在还有脸来见我?
拜尔:我的主啊,我是您忠实的信徒,我怎么会是骗子呢?
上帝:你在下面发明了个什么“拜尔阵列”,这玩意儿几乎垄断了人类的数码相机行业,这是你干的吗?!
拜尔:是啊,我的主。我发明了这种传感器,让数码摄影技术在人类中得到了普及,这难道不是干了个大好事吗?
上帝:普及数码摄影技术当然是好事,但关键是,你的传感器偷工减料啊!我在创世纪的时候,说要有光,于是就有了光,我创造的光里面包含了红、绿、蓝三种基本色。
但是你的传感器里面根本就没有完整记录我这三种颜色,你每个像素只记下了一种颜色的亮度值,然后通过后期处理(=PS?)软件,胡乱猜出像素里另两个基本色,再弄出图像来糊弄人,一张照片里只有1/3的色彩是真实的,这还不算骗子啊你!
拜尔:我的主啊,您看我一脸老实相,会是骗子吗!我的传感器这么干,是有苦衷的啊!您得听我慢慢道来。
上帝:好,那你说吧。要是说得有道理,能说服我,那才能让你进入名人堂。否则的话,你还得回到人间去,自己去收拾你的烂摊子。

拜尔手臂一挥,上帝面前出现了一个大屏幕,结合着屏幕上的图文,拜尔开上给上帝解释起来。

拜尔:那是上个世纪的70年代,我在柯达公司从事科研工作,其中一个重要课题,就是怎么样才能将影像转换成数字信号储存下来。我们都是凡人啊,凡人没有您那样无边法力,所以我们的光电传感器只能够记录光的强度,而无法分辨光的颜色,即使是现在21世纪了,依然是这样。

但是凡人也是贪心的,我们不满足于只能拍黑白数码照片,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想尽办法,去尽可能的获得色彩。我绞尽了脑汁,要想办法解决颜色的记录问题,直到有一天我的小狗菲儿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上帝:你的狗?
拜尔:是的,我的小狗狗菲儿。这天它嘴里咬着一件东西,跑到我面前,是一个黄色滤镜。就是我以前拍黑白照片时常用的那种滤镜,黄色的滤镜可以滤除或减小红、蓝光对照片的影响。
看到这个滤镜,我脑中顿时灵光一闪,如果我在每个像素上分别装上这三种滤镜,不就能得到三种光的亮度了吗,然后一合成,色彩就重现了!上帝啊,难道不是您指示我的小狗来帮助我的吗?
上帝:咳咳,嗯,这倒是我干的……
拜尔:但是,我们凡人做不到。我们的元器件制造水平达不到这个要求。我们无法轻易地在一个像素里造进去三个滤镜和感光元件。即使勉强能做到,这个成本也不是绝大多数人能够承受的。无法商业化的东西,对于我们商业化的公司而言,没有现实价值。

在随后的日子里,我又尝试了各种方法,最后,发明了一种基于单个颜色微小滤镜的影像传感器系统,就是现在被人们称为“拜尔阵列”的传感器系统。

这只用一块图像传感器,就解决了颜色的识别。做法是在图像传感器前面,设置一个滤光层(Color filter array),上面布满了一个个滤光点,与下层的像素一一对应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